服务项目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新闻详情

电力人创造两个世界之最

作者:永利国际-永利集团网址-永利皇宫官网    发布时间:2020-05-06 12:18:28    
  

  坐车去邢台,车行驶在高速上,窗外,高高低低的山。山上的树,伸着灰突突的枝丫。山坡上,有未融化的积雪,还有一串又一串的铁塔。这让我想起蒲素平《一个人的工地》。品读一本书,认识一种不同的工作与生活,也懂得了一种责任。也如此刻,一基基铁塔静静地矗立在寂寂的冬日里,是一种坚守与职责。

  我很少去深思“电”这个东西,因为它普通得如呼吸一般,自然又日常。或许你我也就在手机电量一点点缩减而无法充电的时候对“电”这个东西焦虑过、不安过。但是我们却未曾用一种感恩而崇敬的眼神看着田野里负责输电的铁塔,更不会细细打量铁塔上一个个角铁。这本曾获孙犁文学奖的诗集,有四个篇章,分别是“走进一基铁塔”“我在天空坐着”“工地记”和“仰望电力天路”,就是在这看似工业味十足的标题里,我却看到了诗意盎然的文字。

  简单如角铁,坚守如铁塔,在蒲素平的文字中我体会到一种对工作的热爱。一份职业,最怕的就是职业倦怠。一个电力工作者,他的日常是走进田野,与他相伴的是角铁、螺丝、瓷瓶、导线。可是,在蒲素平的笔下,哪怕只是角铁,也存在得富有诗意,这诗意的背后是电力人的坚守。

  “一根角铁,被大风吹动,被雨雪袭击,被阳光暴晒,它不言不语。”

  “一颗螺丝,不管在怎样的环境里,总是不吭不响。”

  “一基铁塔,独自站在旷野,其实不是一基铁塔,他的肩上扛着导线,导线就是路,就是语言,就是思想。”

  其实,不言不语的、不声不响的电力工作者,正如蒲素平所言,在工地上工作的时候,感觉自己就像一节钢铁。冬天,《塞外的风》突然来了,“没有任何迹象,图纸刺啦一声被拦腰折断,我眼疾手快,一伸手把图纸抱在怀里,紧紧地不放松,像抱住我的新娘。”在《山顶上的风雪》中,“大山深处的高压线断了,连带着铁塔被拉倒。作为电力抢修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出发。”和平年代,他们抢时间,与冰雪战,与风雨战,不幸的几个人与铁塔一起倒地,生命随铁塔一起倒下……哪怕如此,电力人却未曾退缩,导线延伸得有多远,他们的脚步就有多长。

  工地上的哭与笑,工地上的苦与乐,在蒲素平的文字中我体会到一种对生活的情怀。为了避免“鸟闪”事故,需要拆鸟巢,面对鸟蛋、刚孵出的小鸟,他用“谁都有自己的工作啊”安慰着内心说不清的情绪。在高空坐着、在铁塔上站着、在导线上行走,离云朵那么近,离地面那么远,可以俯视大地,他用“想象起来多么有镜头感”这样的走神和幻想来减弱一点身体的疲劳。再冷再热都得巡视检修的巡线工作,在暑热里仰头喝下一瓶藿香正气水,穿过一片玉米地,他用“品味出苦涩之味的美好”“玉米以为是来为它授粉的”来调侃工作的艰辛。就是这样一个没有地图的旅行,他们可能掉进枯井里,可能迷失在浓雾里,可能很多天才能见到一个人……蒲素平用一种情怀化解着工作的劳累和单调,将脚下的野草、天空的浮云、内心的孤单通通酿成一杯酒,举杯的那一刻,淡然一笑,伴随着酒的辛辣,咽下,而后是豁然的谈笑风生。他只是淡淡地说:这一切就像是农民拿锄头在玉米地锄草,这是电力工人的工作,一份挣钱干活的工作。

  天路,说白了是“人”路,是人的不惧艰险成就了天路畅通。多少人向往西藏的旅行,期待着在透蓝的天空、大团的白云下,看那一座座雪山。蒲素平说,青藏是旅游者的天堂,是施工者的地狱。工作一会儿就需要吸一会儿氧调整一下;为了抓住施工的黄金期,连续4个月奋战在工地上;冰冻的土地无法施工,只能一遍又一遍地用火烘烤……就在西藏谚语说的“来到五道梁,哭爹又喊娘”的地方,完成了青藏联网工程,创造了“输变电线路海拔最高”“施工冻土带最长”两个世界之最。

  正如评论家顾建平说:“(作品)摒弃了一切高大上,让工人回到中国的现实中,让人性在诗歌中像电流一样贯通。他甚至赋予冷冰冰的钢铁以人性的温暖。”

  捧这本书,就如同与蒲素平行走在他的工地,看电力人默默地忙碌,听角铁叮叮当当的声响。只是,已近中年的我已深深体会到了那看似日常的故事、简单的诉说中,不仅有一份对抗生活磨难的坚强,更有一股拥抱生活的暖流涌动在心间。正如蒲素平说,铁塔和生活连在一起……(朱彩娟)